外星人直播

热门 英超 英甲 中超 西青U19 葡超 澳超 巴林杯 摩洛乙 女亚洲杯 斯亚甲 西甲 NBA 孟冠联 葡超 中超 波罗杯 波黑联 澳超 德甲 孟冠联 欧冠杯 中甲 波女超 丹麦杯 以篮明星赛 中甲 巴圣青乙 挪乙 亚锦赛 欧冠杯

首页 足球新闻

手术后当天训练,20天后复出2场2球,35岁于汉超走出阴影:人生就是酸甜苦辣

卡住身位,灵巧一拨,眼前一片开阔的绿茵,球门就在正前方。他拔脚怒射,皮球划出一道闪电般的圆弧,直奔左上十分角。

这个进球太像于汉超,这个进球就是于汉超。

那一瞬,时间仿佛倒转了,倒转回三年前人声鼎沸的球场,倒转回四年前万众瞩目的足球狂潮,倒转回五年前那一个个绝杀之夜。

但当庆祝的时刻开始,我们才回到了现实,那身球衣与汗水,共同提醒着人们,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35岁了。

拒绝躺平

“我这个年龄,决定做手术也很难的……”

一个多月前,于汉超人生中第七次因为同样的伤病躺在了手术台上。

2006赛季,初出茅庐的于汉超在辽足的保级关键战中登场。那场比赛,他顶着发热的身体,开场十分钟就被铲伤,但他还是坚持了大半场才被换下。赛后,医院诊断于汉超是右膝半月板撕裂,内侧副韧带断裂。

当时辽足队内风雨飘摇,内外交困,根本无暇顾及于汉超的伤病,他只能和父亲一起四处求医。第一次手术后,他觉得右腿依旧不适,无奈之下,他只能和父亲一道再度踏上寻医之路。

在手术,误诊,再手术的折磨中,他度过了自己的20岁生日。

结果伤是好了,病灶却留在了他的腿中,成为他熟悉而又痛恨的“老朋友”,时不时地发作一次,在他职业生涯前当拦路之虎。

2006年的那次受伤,于汉超直接错过了当年在印度举行的亚青赛。而在2016赛季,他又因伤错过了中国队在12强赛的头几场比赛。2019赛季,他在恒大高歌猛进之时突然旧伤复发,不得不连续两次接受手术,直接赛季报销。转会申花之后,他虽然偶有闪光,但也有一部分时间在与伤病搏斗。

本赛季中超开始前,于汉超本想再与“老朋友”妥协一番,甚至在进入赛区时,找海港队医帮忙打了一针玻璃酸钠,但几番对抗之后还是败下阵来。

此时,摆在于汉超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第一条是躺平,接受命运的安排;第二条是手术,为职业生涯再延续一丝微弱的希望。

因为对于一个35岁的老将来说,做手术固然能够延续职业生涯,但也意味着痛苦的增加。

这痛苦,对于年轻人来说,是追逐荣誉路上的荆棘,是追求更好待遇路上的沟壑,只有跨过它们,才有资格享用。

但对于于汉超来说,荣誉?他曾连续4次获得中超,也曾问鼎亚冠,更是代表中国队出战过亚洲杯、世预赛。待遇?他是足球热的见证者、参与者,也是受益者。

可于汉超还是毅然选择了第二条路,接受手术,延续生涯。

对于这次抉择,于汉超的解释是——热爱与责任。

“一方面是对足球的热爱,毕竟踢了这么多年的足球,对足球还是有一定的热爱和情感的。还有就是一种责任,对俱乐部,对自己的一种责任。毕竟是职业足球,这个俱乐部付给你工资,你的作用就是在比赛场上去体现价值,”

“在每一段伤病的过程中,我也自己也有很多的想法。说真的,要是恢复不到伤病前的这个竞技状态的话,那我也不会说赖在球队、混在球队,成为一个闲散的人。”

“如果真的恢复不到这个术前的竞技水平的话,我也会坦诚的跟俱乐部高层跟教练组沟通,是退役还是转型,我都会跟俱乐部高层和教练组沟通。”

所幸的是,这一次的于汉超,不用再像儿时那样,和父亲一起寻医问药。在决定手术之后,申花方面为他联系了上海医学界的权威华山医院,由著名的运动医学专家陈世益团队操刀。

因此在手术成功后,于汉超说得最多的就是感谢:

“感谢俱乐部的高层和教练组,从受伤到联系医院,他们都是忙前忙后。再就是感谢陈世益教授,还要感谢我们助理教练李诚铭,他之前受过这种类似的伤,比较有经验,自从我手术以后,他牺牲了休息时间帮我解决了很多问题。”

人生如此

“人生不就是这样吗,酸甜苦辣都有。”

对阵国安的比赛,距离于汉超完成手术仅仅过去了4周。

于汉超说,手术第二天他就开始下地行走接受训练。因为对于他来说,职业生涯已经进入了倒计时,他必须努力的压缩时间,努力的训练,努力的回到球场,他说只有在那里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

“我是从术后第二天开始行走,第三天开始骑自行车。然后,一步一步地再加力量。”

“术后的前20天,基本上都是一天两练。”

“因为两条腿的粗细不一样,需要增加力量上强度,所以上下午训练,这个强度还是比较辛苦。”

“个人训练的时候还是比较乏味的,我基本上都是自己和教练在力量房里训练,所以还是比较枯燥。”

其实,这种拼命的状态,自从16年前他第一次受伤时,就已经开始了。

当时,20岁的于汉超在经历了几个月的恢复期后,终于回到了球场,回到了辽足。结果,时任辽足主帅的唐尧东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

“你先去减肥吧。”

原来,在这段恢复期内,于汉超胖了30多斤,这对于一个职业球员来讲,无疑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据他说,当时的队友们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他,他知道,那份惊讶中是对他职业生涯已然结束的惋惜。

可于汉超不信邪,此后的一段时间,他在助教陈洋的带领下疯狂加练,只用了45天就减掉了30多斤肉,将体重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他就像一颗被命运吹灭的超新星,在自己的努力下,又重新焕发了光芒。

这次伤愈后的复出也如是,正当人们于汉超这个名字已经因为年龄和伤病而渐渐走下舞台时,他用一脚典型的于汉超式进球宣告自己的归来,又用一剂点球帮助申花强势止颓。

回顾于汉超的生涯,这种与命运的极限拉扯不占少数。

命运给了他天赋,却又给了他易碎的膝盖。命运让他早早地闪光,却又让他四处漂泊。从辽足到大连,从大连到广州,又从广州到上海。一路走来,他有荣誉,有遗憾,有快乐,有悲伤,品尝过苦,也享受过甜。

但对于这些过往,而立之年的于汉超已经十分豁达:

“这个喜忧参半,我觉得很正常,人生不就是这样吗,酸甜苦辣都有。”

“每个人不可能都是一帆风顺,每个人不可能永远都有好事。”

“关键是在遇到挫折或者是不好的时候,怎么去努力去挺过来,在好的时候怎么去总结,怎么去巩固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好。

“我觉得作为职业球员,面临着很多东西,有赞美和荣耀,也会有挫折和压力。关键要看你怎么处理。你如果处理的不好,可能会给你带来烦恼。但如果你处理得当,可能那些挫折和压力,就会是你一个进步跳板。”

“作为运动员的话,关键是在这过程中如何学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做好眼前

对阵泰山的比赛,赛前似乎没人看好眼下的这支申花,能挑落已经获得九连胜的卫冕冠军。

但在关键时刻,又是于汉超挺身而出,用和队友的完美配合,攻陷了泰山的城门。

经过了两个赛季的磨合,这支申花终于在吴金贵的调教下,重现了一丝老牌豪强的风采。于汉超坦言,现在的申花队内,气氛十分融洽。

“在这里,不光是我跟杨旭重逢,我还跟以前小时候的很多队友,包括之后的恒大的队友,还有国家队的队友,都在这里重逢了。”

“大家在一起特别开心,很多时候都一起开开玩笑,然后斗嘴什么的,大家这个气氛都很好。”

而更关键的是,因为中超的特殊赛制,他能够以申花球员的身份,在自己的家乡大连打主场比赛。

“作为一个大连人,自己的家乡作为主场感觉当然好了,尤其是夏天,大连有最好的气候,场地设施也是我比较熟悉的。”

但是,于汉超也表示,自己来到申花并非是养老,纵然之前的经历已经让他荣誉等身,但他依旧保持着对于成绩的渴望。

“当然这个渴望当然很强烈了,因为毕竟还在踢,其实享受足球不等于在场上对成绩对荣誉无所谓。随着年龄,我对足球的理解,对整个足球这个行业的理解会和年轻时有所不同,但是这也意味着我是会越来越尊重足球。”

“作为申花队的一员,我很期待在虹口的感觉,毕竟我来到申花之后,还没有真正感受到虹口比赛的感觉,所以希望疫情早日结束,我能作为主队球员,感受虹口主场的氛围。”

放眼整个中超,似乎很少有一个球员能够接连在大连、广州、上海三个足球重镇踢球,但于汉超做到了,对于自己职业生涯最为重要的三座城市,于汉超坦言,每个城市的足球文化都有自己的特点。

“这三个城市,最起码在中国来说,都是比较有足球底蕴的,不管是身后的这个球迷文化,还是球队的这个历史。”

“对于这三座城市,我很尊重每座城市的足球文化和足球的风格。不过现在足球又不太一样了,最近几年不管是大连、广州还是上海,从球员的流动性来看,从之前外援外教带来的不同足球的理念来看,似乎都在改变,甚至是打破每个地区之前传统的足球风格。”

“我觉得现在足球就是这样,不断地更新,不断地进步。因此作为球员来说,也要不断的进步,不断的更新,来符合现代足球的标准。”

于汉超曾说,自己是一个粗人,但无论是在场上细腻流畅的技术,还是他现在对于足球细腻精准的理解,似乎都表明在他粗犷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细腻的心灵。但对于这种反差,于汉超自己似乎并没有意识到。

“我没想过这些反差,反正能成为该粗的时候的粗,该细的时候细的人就行。”

“在球场以外,我也有自己的另外一面,比如说比较喜欢安静。还有我特别喜欢历史,喜欢看每个阶段的历史书,然后也有我自己喜欢的历史人物。”

而对于自己的未来,于汉超坦言并没有给自己画一个退役的时间线,目前还是要做好眼前的事:

“我现在还没有想这么多,因为现在还在踢,会把更多的精力还是用在踢球的上面。不过我经常跟智哥,跟黄博文、梅方这些做教练的朋友,还有之前的一些队友沟通、聊天。”

“如果真到那天的话,到时候再做选择,现在还是做好眼前的事。”